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监督工作 | 教科文卫委工作 | 动态资讯
人大工作
专委工委
重庆市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努力让科技成果惠及大众

时间:2021年12月22日 来源:重庆人大

2020年6月1日起施行的《重庆市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是我市科技领域的一部重要法规。为全面了解条例实施情况,市人大常委会把开展该条例执法检查作为今年的监督工作重点之一。

今年9月启动的执法检查,坚持问题导向,小切口、有针对性地确定了问题清单,不仅如此,还把检查重点放在了条例使用人群的“体验感”上,通过座谈、问卷调查等方式,倾听他们对“使用效果的评价”。

10月9日,市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在中国船舶集团海装风电股份有限公司检查《重庆市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条例》落实情况。

 

问题清单触及“病灶”

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是一项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到政府、部门和市场主体等方面。

2019年修订时,条例从原来的不分章节变成八章六十三条,新增了企业创新激励、职务科技成果转化改革、服务机构与技术市场等内容,涉及到科技、教育、经济信息、财政等领域的主管部门,还有企业、高等院校、研究开发机构、科技服务机构等市场主体。

条例实施一年多来,市政府及相关部门认真落实条例规定的相关职责,积极推动条例的贯彻落实,加强条例宣传,条例实施取得阶段性成效。2020年,获批国家科技创新基地5个,在18个贫困区县建设农业科技园区11个,打造环大学创新生态圈6个、市级以上孵化平台375家,新引进创新机构23家;快速组织实施疫情防控应急科研项目57项,18项科研成果用于临床诊断和救治康复;全年技术合同交易额154.2亿元。

执法检查是宪法和法律赋予各级人大常委会的一项重要监督手段。如何在常规中突破创新,让执法检查这把“利剑”更准、更锋利,真正触及“病灶”?执法检查组经过认真研究、反复权衡,制定了问题清单。

这份问题清单结合条例,从小切口入手,通过点面结合的方式从四个方面找问题,即:政府及有关部门职责落实情况;企业、高等院校、研究开发机构产学研深度融合情况;科技人员合法权益保障情况;科技成果转化服务情况。

“做好科技成果转化工作,政府不能大包大揽,但也不能放任不管,需要立足引导和激励成果转移转化,在规划、投入、考评、保障等方面履行职责。”执法检查组相关人士表示。因此,在执法检查中,重点了解了条例实施以来,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纳入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建立科技成果转化投入多元化机制、健全科技成果国有资产管理制度、打造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平台、建立符合科技成果转化特点的人才评价机制和绩效考核评价体系、落实尽职免责规定等情况。

科技创新不仅是为了申请项目、评定职称,最终目的是要市场主体各司其职、深度融合,实现科技成果从样品到产品再到商品的转化,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所以,在执法检查中,结合条例的具体条款,重点了解企业主体作用发挥、产学研协同创新、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管理制度和激励机制建设、职务科技成果转化和年度科技报告等情况。

人才是第一资源,只有保障好了科技人员的合法权益,才能充分调动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的积极性。执法检查组也深入了解单位落实科技成果转化奖励和报酬,保障科技人员的职务科技成果转化知情权和优先转化权、转让时的优先受让权等情况。

科技成果转化服务机构在促进科技成果与企业、市场对接中,发挥着重要的桥梁和纽带作用。因此,执法检查组重点了解建立科技成果交易网络平台、科技企业孵化器,引进和培育科技中介服务机构和技术经纪人、科技金融服务机构,成立行业协会等情况。

10月11日,市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在北京理工大学重庆创新中心调研。

 

全面了解“用户体验感”

“您希望政府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提供哪些支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部门是否建立了有利于科技成果转化的国有资产管理机制?”“贵单位或您了解的单位是否制定了与科技成果转化相关的制度?”……在执法检查中,都会向相关单位和人员发放这样一张问卷调查表。

此次执法检查,除了听取政府和相关部门的汇报,还召开了多场座谈会,与科研主体、高等院校、研究开发机构、一线科技人员、企业、科技服务机构等座谈交流,多种形式了解他们对条例实施以来的建议意见。

“因为这是我市科技领域的一部重要法规,市民对条例的施行情况有很大的发言权,他们的感受最直接。”市人大教科文卫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称,听取这部分人群的意见建议很关键,目的是使人大监督真正“沉”下去,同时这也是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实践。

“开办企业重科技,诚信创新是第一,强大莫畏辛酸苦,市场还您丰厚衣。”唐光文是首键药包的一名科技人员,在执法检查的座谈会上,他用一首打油诗道出了心声。

唐光文牵头承担了“冻干粉针剂及包装智能制造关键技术研究及示范应用”项目,该项目是重庆市人工智能技术创新重大主题专项。在这一项目中,唐光文获得285万元的财政资金支持。

在他看来,条例实施后,调动了科研人员的积极性,更给企业的科研平台和科技工作者吃了定心丸。他深切感受到了政府为科技成果转化和科研人员创造的良好环境。唐光文说,他本人还获得了“重庆英才·创新创业领军人才” “重庆市创业导师” “重庆市‘大创慧谷’大学生创业园创业导师”等荣誉。

他说,不止他本人,企业也享受到了政策红利。2020年,企业享受了科技成果转化研发费用加计扣除370.6万元,西部大开发税收政策减免38.9万元。

在执法检查时,一些科研机构、高校也表示,条例实施一年来,真切感受到了科技成果转化主体作用发挥在不断增强。

据悉,条例实施以来,所有在渝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均已建立校内成果转化制度。如:重庆大学、市科技研究院修订了勤勉尽责、无形资产管理等规章制度;重庆理工大学、市中药研究院出台了允许校(院)级正职干部和担任所属单位法人的正职干部开展科技成果转化后获得现金奖励的政策。

另一方面,重庆通过加强产学研合作,建设产业技术创新联盟34家,推动产学研融合发展。北京大学重庆大数据研究院、北京理工大学重庆创新中心等创新机构建成投用。此外,重庆机电集团、重庆化医集团、中国四联集团等市属国企共奖励各类科技成果860项、累计奖励915人次,奖励金额8000多万元。

促进条例更有针对性

在此次执法检查中,市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也建立健全了发现问题、反馈问题、解决问题的工作机制。通过找问题促进落实,并贯穿检查的全过程,把未查先改、边查边改、以查促改结合起来,目的是推动条例进一步有效实施,真正将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比如,在执法检查中,对照条例第二十条,有这样的声音:从事科技成果转化的专业服务人才不足。以知识产权为例,我市执业专利代理师仅346人,低于四川的766人,也低于712人的全国平均水平。

还有声音称,对照条例第四十一、四十五条,科技人才在企业、高等院校、研究开发机构的流动不畅。企业与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的人才双向流动等机制不健全,大部分研究开发机构和高等院校往往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条例规定的离岗创业、挂职等方式很难实现,通过人才流动推动产学研深度融合的立法目的难以达到。

针对这些问题,执法检查组也提出了建议,加大人才培养和引进力度,促进企业与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的科技人才双向流动、项目合作等;为各类人才搭建干事创业的平台,构建充分体现知识、技术等创新要素价值的收益分配机制,让事业激励人才,让人才成就事业;促进人才在市场主体之间流动,完善服务科技人才的岗位管理、职称评审等配套措施,靶向引进一批一流科技领军人才和高水平团队;注重发挥用人主体在人才培养、引进、使用中的积极作用,全方位培养、引进、用好人才。

执法检查组还建议,要优化人才评价指标,建立以信任为基础的人才使用机制,允许失败、宽容失败;完善人才评价体系,加快建立以创新价值、能力、贡献为导向的人才评价体系。

 

首席记者|陈敏

编辑|朱苗 常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