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理论前沿
人大研究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人大调研务求“深实细准效”

时间:2021/9/10 1:22:00来源:重庆人大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从古至今,调查研究都是干事成事的基本功。习近平总书记曾在《浙江日报》“之江新语”专栏发表《调研工作务求“深、实、细、准、效”》一文,深入阐述了调查研究的重大意义,并就如何做好调查研究提出了极富针对性的办法措施,蕴含着深刻的哲理和方法论意义。当前,新时代人大工作面临着新要求新使命,调查研究尤须谨记这“五字诀”,切实发挥调研功能、增强调研质效,为提高人大工作科学化、民主化水平提供更为坚实的保证。

  “准”:确定选题要精准有物。选题是启动调查研究的发端和起点,是做好调研工作的基础和前提。人大调研不是程序化地对“一府一委两院”的工作进行一般性的了解,作为人大重要的履职方式、监督方式,调查研究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了解实际、发现问题,在集体研究、科学分析的基础上,把握事物的主要矛盾、本质规律和发展趋势,作出符合真理、符合实际、符合最大多数人利益的决定。因此,在选题时就必须高度关注那些事关改革发展大局、事关广大群众的根本利益、事关社会和谐稳定的课题,做到“三个紧扣”:一是紧扣中心重点,从人大职权范围出发,围绕全市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和重大事项,既关注当前、思考已经列入常委会议程的议题,又着眼长远、思考具有前瞻性长远性的大事,始终做到与党委重点工作保持步调一致;二是紧扣问题难点,抓住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法律执行薄弱的环节、政府推进有难度的工作,着眼于摸清实情,小切口、深挖掘,找到关乎全局的“症结”“险滩”;三是紧扣社会热点,善于捕捉那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及时跟进、及早研判、预提对策,但又不盲目跟风、多冷静思考,以着眼长远、富有前瞻的对策建议,为领导科学决策抢占先机。

  “深”:调查方式要深入管用。“涉浅滩者得鱼虾,入深水者得蛟龙。”随着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很多超出以往经验的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面临的新矛盾新挑战日趋复杂,人大要担负起有效监督“一府一委两院”的职责,调研的方式上就必须与时俱进、因地制宜,才能避免知情浮于表面,履职与实际脱节。一方面,要深入基层。人大受人民委托行使国家权力,人大调研的主要任务,就是体察民情、了解民生、反映民意,真正发挥人大的主要民主渠道作用。调研中,只有真正做到“深入基层、深入群众、深入现场”,用群众熟悉的语言去沟通、交流,从群众的所需所盼出发去定重点、想问题,才能了解到群众在想什么、盼什么、最需要我们的党委、政府干什么,才能切实担负起为人民说话代言、维护人民合法权益的重任。另一方面,要灵活多样。人大调研方式多种多样,如听取专项工作报告、组织特定问题调查、联系选民、专题调研、集中视察等等,根据不同调研目的,用好法律明确规定的调研方式,是人大调研的独特优势,也是降低调研成本、提高调研效率的重要保障。比如听证会、论证会,这是人大表达、平衡、调整社会利益关系的重要工作方式。对于调研中遇到的难点问题,经过利害各方及专家的陈述、辩论和举证,有利于调研者进一步了解情况,发现新的事实;有利于充分暴露问题矛盾,减少决策盲目性,使决策更加科学可行。

  “实”:素材搜集要可靠翔实。数据和资料是调研分析的基石。只有搞清微观,才能把握宏观;微观搞得越清楚,宏观决策越明晰,对工作才越有指导性、针对性。调查工作如果做得不细致、不扎实,没能听到实话、察到实情,对许多情况和数据摸得不深不透,只能用“基本上”“大体上”“大多数”等模糊概念来描述,就无法进行精准的定量分析。首先,要善于找准对象。不迷信权威,不以偏概全,要找到真正掌握第一手资料的对象,真正具有典型性的样本,尽量做到上下结合、内外结合、点面兼顾,才能准确、全面、深透地了解情况;其次,要善于沟通交流。无论调查问卷设计得多么精美,调查提纲设计得多么严谨,提问方式多么委婉,都无法替代情感在交流中的重要作用。如果不能打消被调查对象的思想顾虑,不能取得他们的信任,就难以得到真实可靠的信息;第三,要善于创新手段。适应新形势新情况特别是当今社会信息化数字化的特点,根据调研任务和要求的不同,灵活运用统计调查、抽样调查、专家调查、网络调查乃至于大数据等方法,拓宽数据资料的覆盖面、提升信息统计的精准度,以利于跳出惯性思维,找出解决问题的新视角、新思路和新对策。

  “细”:研究分析要全面细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调查研究的根本目的是解决问题,调查结束后一定要进行深入细致的思考,进行一番交换、比较、反复的工作,把零散的认识系统化,把粗浅的认识深刻化,直至找到事物的本质规律,找到解决问题的正确办法。”全面细致的分析要做到“三个有”:一是有选择地筛淘信息。我们说的“全面”,不是对所有搜集来的信息数据,一股脑一锅烩地拿去分析,而是需要有一个由表及里、由此及彼、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整理筛选的过程,透过现象和表面,找出那些更具代表性、本质性的东西。二是有意识地抽离研判。调查过程中我们需要深度投入,需要共情交流,需要感性观察,到了分析阶段就必须冷静下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理性研判,如调查对象提的意见是否符合实际情况,有没有政策依据法律支撑,是否具备实现的条件,不能仅仅只听一家之言,甚至被牵着鼻子走,影响了最终的判断。三是有限度地技术分析。现在源于自然科学的各种定量技术的使用越来越成为一种潮流,有时使用一些数学推导和模型公式很容易进行多种组合排列后的比对,能提供一个纯客观的思路,让我们更为方便地得到结论。而之所以“有限地”,则是因为社会科学毕竟不同于自然科学,往往还需要基于人文传统、主观经验等方面的社会知识进行解释,才能在质性研究和定量研究的有机结合与呼应中,实现调研立场和判断的公允。

  “效”:对策建议要精到有效。调查研究是谋事之基、成事之道,这个“基”和“道”,关键就体现在最后的对策建议之上。当前,我们面临着疫情冲击下各种不确定性因素带来的巨大压力和挑战,更需要通过全面深入的调查研究,为科学决策提供有见地、有价值的参考。一要对症下药。即有针对性,对分析出的问题、寻找到的症结,出实招、求实效,对策提到点子上,动刀动在关键处,切忌“一剂药方打天下”,把一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万金油”包装出新;或者“各种药方大乱炖”,方方面面包罗万象,看似都沾点边,实则疗效甚微。二要切实可行。即有可操作性,能够实实在在落地,不能简单“拿来主义”,外地的好经验好做法也可能会水土不服,必须与本地实际相结合、与当前环境相结合;也不宜过于理论前瞻,那些走在时代潮头的前沿理论,远超发展阶段的展望构想,还是要踏踏实实落到具体执行层面才能发挥功效。三要注重统筹。建议是为最终决策服务的,必须秉持审慎态度,尤其不能只盯着眼前一时一地的问题,“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要综合考虑相关联的政策规定是否会有抵触、涉及到的单位部门是否会有业务冲突等种种因素,以利于推动决策更加合理科学。

 

记者|黄彩萍

编辑|朱苗 常畅

来源|人民与权力杂志 https://mp.weixin.qq.com/s/Oo3p9jYdbStOW1DqmZ5U6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