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刊号:ISSN1008-4037    国内刊号:CN50-1004/D

2021年8期
   下一篇

全国首例“借名”虚拟财产纠纷案落槌

伴随着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网络游戏、直播等行业催生的网络虚拟财产,越来越为公众所重视。民法典明确规定法律保护网络虚拟财产,但尚无更细致的规范指引。如何妥善处理相关纠纷,平衡好权利人的财产利益,最大限度地发挥网络虚拟财产的价值?近日,广州互联网法院成功审结全国首例“借名”直播引发的网络侵权责任纠纷案,明确实际使用人劳动创造的网络虚拟财产受法律保护。

全国首例“借名”虚拟财产纠纷案落槌

案件回放

“借名”直播起争端

表妹用表姐的证件注册了一个直播账号。原本只是跟随潮流玩一玩,没想到表妹成了“网红”,两人却因直播账号的权益发生纠纷。

2016年,王嘉以其身份证号在酷狗直播注册了直播账号,注册后一直由张宜使用,直播收入打入王嘉名下银行账户,但银行卡由张宜持有。账号目前拥有30.6万粉丝,财富等级为“神皇”,明星等级为“歌神5”,主播荣誉为2019年大奖季军、2019年最佳才艺奖冠军等。

2020年1月30日,王嘉在张宜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该账号绑定的银行卡挂失后重新补办,并将卡内的70余万元取走。张宜多次索要未果,起诉至法院。一审判决王嘉返款卡内款项。王嘉不服,提起上诉,之后被二审法院裁定准许撤回上诉。

有关钱的事暂告段落,但两姐妹的矛盾因此一触即发。为了账号归属,两人又闹到了广州互联网法院。

到底谁动了谁的账号

这一次,是表姐把表妹和直播平台运营公司一起告了。王嘉认为直播平台不应该依张宜申请变更直播账号的实名认证人。

原来,在2020年1月31日,张宜向繁星公司(负责酷狗直播平台相关艺人管理的运营方)申请,变更案涉账号的实名认证信息为本人。2020年2月2日,繁星公司变更实名认证信息为张宜。

王嘉提出,张宜因违规直播不能注册账号,故一直使用王嘉的账号。繁星公司在未告知王嘉的情况下,直接变更账号的实名认证人,严重侵犯了其虚拟财产权益。遂诉请广州互联网法院判令繁星公司将案涉直播账号的实名认证人重新更改为王嘉。

张宜则表示,当初是出于娱乐的心态进行直播,因身份证不在身边,故使用了王嘉的账号。张宜是该直播账号的实际使用者。该直播账号虽使用王嘉的身份信息注册,但实际上与王嘉不存在关联。

繁星公司则表示,没有查询到张宜的违规直播记录。王嘉违规出借账号,构成违约,公司有权限制、终止王嘉对案涉账号的使用,并有权变更实名认证人。

变更实名认证人是否侵权

经法院查明,张宜未被列入网络表演(直播)行业主播黑名单。案件的争议焦点集中到:繁星公司基于张宜的申请变更实名认证人的行为是否侵害了王嘉的财产权?

广州互联网法院认为,虚拟财产是一种能够用现有的标准度量其价值的数字化新型财产,属于财产权保护的范畴。账号的财产权益客体包括两部分,一是账号本身,二是经过用户对账号个性化使用、经营所产生的账号上添附的财产性内容,如粉丝、流量等所反映的财产性权益。

法院认为,在目前法律法规对虚拟财产的权属没有作出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应尊重民事主体的意思自治,据当事人之间合法的约定认定相关权利的归属。对此,王嘉与繁星公司签订的《用户服务协议》,仅约定王嘉享有账号的使用权。后王嘉将账号交由张宜使用,构成违约,繁星公司终止王嘉继续使用账号系根据用户协议的约定和相应规则所采取的合理措施,不构成对王嘉账号使用权的侵害。

同时,法院认为侵害账号上添附的虚拟财产权益的前提是王嘉享有该部分权益,但实际上王嘉不享有。首先,王嘉在注册账号后,未勾选签订《酷狗直播开播协议》,亦缺乏通过直播获取添附的财产权益的意思表示。另外,该直播账号是经过张宜长期运营,才产生了新的财产性内容,比如“粉丝关注数量”等无形的数据,该部分财产内容主要源于用户对张宜及其直播内容的肯定,建立在张宜的劳动与经营之上,并非是账号本身的原始价值,具有一定的人身依附属性。将相关财产权益分配给创造者,符合劳有所得的价值导向,也符合公平原则的实质要求。

综上,法院判决驳回王嘉的全部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账号类虚拟财产的多维保护路径

相较于普通用户,互联网平台往往具有较大的自治管理权限。虽然平台作为运营方,拥有制定、发布与执行服务协议和平台规则的权利,但是其不能利用优势地位通过格式合同过分限制用户处分虚拟财产。本案繁星公司在系列用户协议中,设置了较多的管理性、宣示性条款,比如平台可以不经通知对账号采取管理措施、变更实名认证信息等,这样很容易侵害用户的私有财产权。对此,平台应当规范管理规则,更加尊重用户的主体地位。特别是在终止用户对账号的使用权限时,应当完善并履行必要的告知、申诉等程序,合理行使平台自治权。

从虚拟财产保护的角度来看,网络实名认证可以穿透注册人的真实身份,保障财产安全。但是在游戏类账号交易中,注册人利用原始身份信息重新掌握网络虚拟财产后再次出售,侵害他人财产权益的纠纷越来越多。平台应进一步完善实名制管理,比如在涉及到财产交易时,在许可范围内协助用户调取交易方的真实身份,促进纠纷妥善解决。平台也可以进一步完善实名制管理,保障网络用户的合法财产权益。

当前,涉网络虚拟财产相关行业发展迅猛,网红经纪公司会介入主播培养,投入较多资源为主播吸引粉丝,提升账号经济价值。司法裁判应当尊重网络虚拟财产的发展规律,在审判中厘清财产权保护的基本逻辑,将用户、平台、经纪公司等参与主体预设为“理性的经济人”,平衡好各方的经济地位与利益关系。从推动行业发展的角度,司法亦可以秉持谦抑审判的理念,营造竞争中性、开放包容的环境,保障数字经济蓬勃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