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刊号:ISSN1008-4037    国内刊号:CN50-1004/D

2021年8期
上一篇   

寻找第三卫生间

■ 记者 曾珠

去年,沙坪坝区陈家桥街道陈西路附近的公共卫生间经过改造后,不仅面积扩大了不少,还增设了独立的第三卫生间。

家住附近的彭女士说,之前自己带5岁的儿子出门,不知道该去男厕所还是女厕所,现在不用纠结这个问题了,“带儿子直接去第三卫生间就行了。”

彭女士遇到的问题,很多人都曾经历过。

异性家长单独带孩子出门,一起上厕所时可能遭到异样的目光,而让孩子一个人上厕所又存在安全隐患。“如何看待妈妈带男童进女厕”一度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为解决此类问题,近年来,不少地方积极落实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修订的《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探索在医院、商业区、交通枢纽区域、景区等公共场所设置第三卫生间。

目前,我市的第三卫生间设置情况如何?使用率怎样?推广需要解决哪些难题?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需求量大 数量却不足

今年35岁的刘科有一个4岁的女儿。由于孩子母亲常年在外地工作,通常都是刘科带着女儿外出游玩,对于外出时如何带着女儿上卫生间的问题,刘科有一套自己的经验。

“周末逛街的话,我会尽量带女儿去大型商场,一般都有第三卫生间。平时出门前,我都会让她上一次厕所。”刘科说,即便自己把准备工作做好,几年来也遇到过不少“意外”。

如果女儿在路上着急上厕所,附近又没有第三卫生间,只能委托如厕的女士或者保洁阿姨帮忙带女儿进厕所,自己则在门口等候。

第三卫生间设置情况究竟如何?记者选择了一天周末,来到渝北区两路一休闲广场实地查看。

在一处公共厕所外,记者统计发现,当天上午一小时内,就有4位妈妈带着三四岁的男童去女厕所如厕。

就父母带异性孩子上厕所的问题,记者随机采访的数十位路人,其中绝大多数持理解的态度。但也有市民提出,如果孩子较大,有了基本的性别意识,为保护隐私、避免尴尬,还是尽量让其独立上厕所或请他人帮忙。

此外,有受访者明确表示出对父母带异性孩子上厕所的反感,“有的孩子看着岁数都比较大了,进到女厕所好奇心大,到处看,让人很不舒服。”

“第三卫生间既能保护孩子的隐私,也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影响他人。然而设立第三卫生间的场所并不多,很多市民对第三卫生间的了解也不够,为什么不能把‘门’打开,大力建设、推广呢?”刘科对此表示疑惑。

受访者中不少家有小孩儿的父母也表示,如果条件允许,自己并不希望带孩子去异性厕所。

然而现实情况是,大部分父母希望通过第三卫生间的设立,避免带异性孩子如厕造成的尴尬,第三卫生间的数量却并不能完全满足他们的需求。

利用率较低 设施维护差

那么,在设立了第三卫生间的场所,使用情况又是如何的呢?

“我带着儿子在家附近商场玩,孩子突然想上厕所,去了才发现商场的第三卫生间关着门,我只能带着他进女厕所。可是孩子都已经6岁多了,此前带着进入女厕所,遭受了不少异样眼光。”近日,有好友跟记者闲聊时,也吐槽了自己尴尬的如厕经历。

据了解,第三卫生间是指在厕所中专门设置的、为行为障碍者或协助行动不能自理的亲人(尤其是异性)使用的卫生间,主要解决一部分特殊对象(不同性别的家庭成员共同外出,其中一人的行动无法自理)上厕不便的问题,如女儿协助老父亲、儿子协助老母亲、母亲协助小男孩、父亲协助小女孩等。

记者来到好友口中的商场实地探访发现,该商场共有5层楼,已修建多年了,由于周边小区众多,进出商场的人流量较大。厕所从外观上看还算干净、明亮,但记者走近后看到,第三卫生间大门紧闭。记者试着推了推门,仍无法打开。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渝北区、江北区、南岸区等多家商场卫生间、医院卫生间、路边公共厕所等。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大门紧闭的情况外,第三卫生间还存在标识模糊、堆满杂物、设施损坏等情况。

例如,江北区一商场虽然设置了第三卫生间,但是里面残障人士如厕的扶手已损坏,儿童马桶无法抽水,几处地砖也有不同程度的残缺。

该商场保洁员告诉记者,第三卫生间使用人数不多,里面设施复杂多样,容易损坏且打扫起来比较麻烦,于是逐渐被荒废了。

加快第三卫生间建设推广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人在谈到异性父母带孩子上厕所难时,都能产生一定的共鸣,认为应当多多设置类似第三卫生间的卫生场所。但同时很多人都没听说过第三卫生间,也没有使用过第三卫生间。

实际上,早在2016年年底,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修订的《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就要求,城市中的一类固定式公共厕所,二级及以上医院的公共厕所,商业区、重要公共设施及重要交通客运设施区域的活动式公共厕所,均应设置第三卫生间。

记者从市城市管理局获悉,在城市公厕推动服务人性化方面,我市主要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展开工作:一是在设计中强化男女厕位比例;二是增设无障碍设施和“第三卫生间”;三是重视环卫爱心驿站的配套建设。目前,中心城区达到有无障碍设施和“第三卫生间”的公厕超1000座。

公厕设置的多少、方便与否看似小事,实则攸关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第三卫生间虽然属于特殊需求,但并不小众。

渝中区人大代表、渝中区人大常委会上清寺街道工委主任殷建新拥有7年的市政工作经验。他认为,第三卫生间的设立能够充分体现城市社会服务的精细化,彰显城市管理的人性化。”

“目前,新建的大型商场、医院等基本都规划修建了第三卫生间。但一些老商场、老医院、老车站等公共场所,由于修建时并没有留出第三卫生间的用地空间,导致现在改造起来非常困难。”殷建新表示,渝中区由于公共面积紧缺,公厕建设选址困难,近年来采取了积极协调社会单位对外开放公厕的方式,以解决市民“如厕难”问题,“我们依然可以借鉴这类经验,鼓励具有条件的社会单位开放公厕(第三卫生间),进一步满足市民对第三卫生间的使用需求。”

同时,殷建新建议,推动第三卫生间建设需要双向发力,首先要让更多的人了解第三卫生间是什么、有何需求;其次相关部门在了解社会需求后,有的放矢制定相关政策。

就如何进一步推进第三卫生间的建设和使用,也有多位受访者提出,除了加大建设力度之外,还要让大家知晓第三卫生间的存在和功能;要及时对第三卫生间的设施设备进行保养维修,做好清洁工作。

 

链接>>>

关注成本空间问题 积极寻求多种方案

公共厕所是反映城市文明的一个重要窗口。随着“厕所革命”的深入推进,各地各部门越来越关注第三卫生间的问题,用实际行动为民办实事。

河北保定近期以创建卫生城市为契机,新建改造城市公厕347座,第三卫生间等成为标配,让品质生活更“方便”。去年,山东济南天下第一泉风景区完成了大明湖景区烟雨堂、超然楼和南丰祠、明湖居以及趵突泉景区南门5处卫生间的改造提升,主要包括墙地面更换、增加女厕位数量、新风系统、增加第三卫生间等。

据交通运输部消息,自今年6月8日起至12月31日,交通运输部将从增加厕位数量、完善卫生设施、加强保洁管理等方面,持续深化公路服务区“厕所革命”专项行动,合理增设第三卫生间,完善儿童如厕设施,满足异性家人陪侍使用需求。

有专家分析指出,空间和成本是设立推广第三卫生间的重要考量因素,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解决,那么第三卫生间的推进将举步维艰。

还有专家认为,第三卫生间的推广既有观念上的问题,又有法律上的问题。“以无障碍厕所为例,《无障碍设施建设条例》已经出台多年,各省市都有无障碍设施建设条例,但直到近几年才有所发展,因为以前很多人并没有认识到建设无障碍厕所的必要性。而推进第三卫生间建设,更加需要转变观念和加强宣传。同时,第三卫生间的政策性导向明显,但缺少法律法规支持。如果地方立法时能考量到第三卫生间,就会更加有利于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