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刊号:ISSN1008-4037    国内刊号:CN50-1004/D

2021年8期

致敬!我身边的抗美援朝英雄

■ 万州区熊家镇党委 杨超

他们的品质是那样的纯洁和高尚,他们的意志是那样的坚韧和刚强,他们的气质是那样的淳朴和谦逊,他们的胸怀是那样的美丽和宽广。这是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中的一段,而我真正体会到其中的含意便是在这次党史学习教育中。

战场上的故事

春夏之交,万州区熊家镇,微风和煦,万物争辉,又一个和平安宁的日子。党史学习教育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着,为了更好接受教育,我们镇党委一行人决定去拜访夏远荣,一个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战士,如今他是我们熊家镇庄子村党支部的一名普通党员。

夏远荣,1930年12月24日出生,曾是中国人民志愿军67军199师后勤担架队3连战士。他的家是一幢1楼为浅黄色墙砖贴面的3层小楼。房门上红彤彤的春联犹存,房前地坝打扫得干干净净。

堂屋大门半开半闭,我们探身向屋里问:“有人吗?”随即,一位老人从椅子里起身回应。老人胸前别着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他的家人告诉我们,平时他一直戴着。

我们说明来意后,夏远荣邀我们进屋坐,自己又坐回到椅子里。虽然年逾九旬,但他精神矍铄,身板硬朗,耳不聋,眼不花。

“你问我为什么参加志愿军?美国人侵略朝鲜。1950年8月或者9月,乡里宣传响应毛主席号召保家卫国。我家里有哥哥夏远贵和我两个男青年。乡里动员去一个。我对爸妈说,让哥哥留下,我去!爸妈同意了,其实,我也晓得他们舍不得。”

夏远荣告诉我们,当时,熊家、举安、三水一片应征的有100多年轻人,其中就有他的同乡好友向德荣。大家在现在的熊家镇红星村过街楼集中,然后步行到万州城,与其它地方应征的人汇合,坐轮船到武汉,从武汉坐闷罐火车到唐山,然后到沈阳,跨过鸭绿江。他分在后勤担架队三连,向德荣分在二连。

“我们担架队的主要任务是从火线运送伤员下来。敌人的飞机经常来偷袭,通常飞得很低,有时扔炸弹,有时用机枪扫射。我们肩上挎着枪,四个人抬一副担架。1952年的一天,我和战友从阵地上抬一个手和脚都被炸断的战士下来,他疼得在担架上打滚,我说:‘同志,忍一下,马上到医院。’我们一面抬着担架以最快速度前进,一面提防头上的飞机。忽然,敌人的飞机俯冲下来,我们赶紧卧倒,嗒嗒嗒,一梭子弹扫射在我前面半米的地方,好险!”

大概是1953年3月,事隔多年老人记不清具体的时间。“我耳边炮弹嘘嘘直飞,不时传来轰轰爆炸声。我和战友抬着担架向山下走,突然看见老乡向德荣往山上走,我问他:‘你也上来了?’他‘嗯’了一声,走了几步又回头向我喊:‘等胜利了,我们一起回家。’就一两分钟时间,敌人一发炮弹打过来,我看到向德荣被炸飞,我和战友被气浪掀翻在地……”

说到这里,老人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不停地重复着“我们一起回家”这句话。

夏远荣告诉我们,当时,敌人飞机经常袭击,炸断公路、桥梁,后勤没有保障。为了不被敌人发现,他们在山坡上挖坑,人躲在里面,上面搁上木棍,再铺上泥巴,插上树枝作掩护。朝鲜的冬天很冷,但为了不暴露目标,大多时候他们都不能生火做饭,只能炒面拌雪吃。“有一次,我在山坡上挖野菜,居然挖出一些洋芋,兴高采烈拿回来,排长批评我,说我违反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又把洋芋埋了回去。”

平凡亦英雄

朝鲜战争结束,夏远荣随部队回国,继续服役,直到1957年3月退伍回家,开始务农。老人这一生没有向组织要过任何一点好处,子女也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

临别时,老人将深藏多年的两枚纪念章拿了出来,一枚是1951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赠送的抗美援朝纪念章,另一枚是1953年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赠送的和平万岁纪念章,因为经常擦拭,两枚纪念章虽历经岁月洗礼仍光泽铮亮。

据了解,万州区熊家镇荣获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的有15人,他们分别是:袁明德、李明儒、宋光信、宋明权、魏昌贵、钟德明、夏远荣、崔炳全、张兴全、刘定国、谭光远、胡长胜、刘兴炳、张世福、姚启林。他们或直接参战,或帮助朝鲜恢复生产建设。除袁明德从熊家镇政府退休外,其他人回家当了一辈子农民,无怨无悔。

他们中很多人都是共产党员,他们犹如一颗颗照亮历史的星星散落在熊家镇的各个党支部。如果不是这次党史学习教育的寻访,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他们的姓名,都不会了解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遗憾的是,宋光信、魏昌贵、胡长三位老人已去逝,我无法亲耳听他们讲述动人的故事。

回来后,我又去区里了解了一些情况,抗美援朝。当国家需要他们时,他们挺身而出,血洒异国他乡。活着回来的人,由英雄、功臣重回平凡人,为国家、为社会奉献一生。

硝烟散尽,和平日久,最可爱的人怎能被忘记?铁血丹心,昭日可鉴,凡人原来亦英雄,英雄亦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