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市更新中守护好“老重庆”印记

在城市更新中守护好“老重庆”印记

日期:2023年03月23日 来源:重庆人大

人大代表多年关注老旧小区功能更新与文化保护

在城市更新中守护好“老重庆”印记

 

和煦春风,轻抚斑驳的红砖青瓦;在刷上新漆的老式葡萄架下,来来往往的老街坊见证着老院的岁月更迭……当九龙坡区人大代表杨纲走在谢家湾谢正街文化六村的老宅之间,一波又一波熟悉的记忆涌上心头。

在杨纲眼里,每一栋老楼都蕴藏着重庆不同年代的历史和文化印记,在城市更新的步履中,这些记忆里的乡愁值得被好好守护。

23栋老房子

刻下70年文化印记

“文化六村这一片共有23栋老楼,房龄跨越70年之久。”杨纲在谢家湾片区工作居住了40多年,对这里的每一栋老楼如数家珍。

这里有上世纪50年代至2000年的各式民居,可谓是重庆主城民居建筑历史“博物馆”。其中,年代最久的苏式筒子楼大概有6栋,一半属于建设兵工厂家属区,一半属于原机械制造学校(后为重庆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家属区。

上世纪70年代,原机械制造学校将这几栋楼环绕着的半开放的小园子立上圆形门坊,上书“松鹤园”,园内老树婆娑,中庭设葡萄架。拾级而上,“年轻”一些的居民楼多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各楼栋间连着栽有黄葛树的院坝和石阶,地面泛着青苔,耳畔偶尔传来鸟语,与一道之隔的主干道的车水马龙相比,仿佛是两个世界。

“这是中国三线建设的一处缩影,因为地处背街,又属于学校和厂区,反而保留了原来的样子。这是几代重庆人工作生活积淀下的文化印记,独特而有魅力。”杨纲说。

修葺松鹤园

诗文牌匾为见证

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常务理事、重庆医科大学教授杨纲,是谢家湾地区远近闻名的老人大代表,履职已17年有余。多年来,他围绕城市建设提质、城市“乡愁”保护付出了很多努力。文化六村,是他倾注了众多心血的地方之一。

与所有老旧小区一样,文化六村在时间流逝中也面临建筑破损、功能缺失等诸多问题,尤其是砖木结构的老筒子楼,存在严重火灾隐患,瓦破漏雨、缺电少水、公厕脏臭、电线乱搭、电视无信号等问题日益突出,不少原住户搬出这里,曾经玲珑雅致的松鹤园日渐颓败。

2011年至2016年,杨纲受居民所托,多方走访,提出多件关于为文化六村老旧小区居住功能提档升级的建议。这些建议很快得到响应,相关责任单位着手整治,集中解决了多个“老大难”问题。

问题最大的几栋筒子楼的居住环境改善最大,获得群众高度评价,园中回廊留有诗文牌匾《松鹤园修葺记》为证:“前临两杨衢道,后依袁家绿岗。园小有浓荫遮掩,屋间常笑语声扬。园始建于改革开放之初,冀离、退休职工天伦尽享,故名‘松鹤园’也。早起于平坝操练拳剑,晚至可围桌翻阅报章。更金秋艺文比赛,引人群驻足观赏。癸巳岁末,学院筹资整葺斯园……”

守护“乡愁”

更新方案需有辨识度

2021年,九龙坡区成为全国首批城市更新试点城市,立足老旧小区、老旧商区、老旧厂区、老旧街区“四老”区情,城市更新各项工作推进步履强劲。

2022年,仅杨纲最熟悉的谢家湾街道辖区,就有民主村、劳动三村两个社区在城市更新中“大变脸”,民主村城市更新项目(一期)更被票决为年度十大民生实事项目,其实施过程接受多方监督。

2023年初,九龙坡区人代会召开前夕,杨纲和其他区人大代表一道视察民主村城市更新项目(一期)的推进情况时,为穿上“新衣”的民主村由衷感到高兴。

面对这份喜悦,杨纲也有自己的想法。

杨纲说,一方面,“慢半拍”的文化六村条件陈旧,但仍有不愿离开老屋的居民,期待全区城市更新的步伐能更快一点、覆盖点位能更多一点,让居民能更快享受到宜居便捷的新环境;另一方面,要保护那些即将掩埋在时间长河中的文化印记,需要城市更新在守护“乡愁”上下大功夫,不能只做表面文章,而是要针对不同老旧小区,因地制宜采用具有辨识度的更新方案,保护好地方民俗文化特色,留住城市的根和魂。

 

通讯员|高晓燕

编辑|常畅

审核|曾珠

扫一扫,分享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