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刊号:ISSN1008-4037    国内刊号:CN50-1004/D

2022年1期
上一篇   

聚力“五类资本”助推山地农业现代化

■ 黄厅厅 黄庆华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提出,要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但农业资源禀赋的差异性,决定了中国不同区域的差异化农业发展道路,“人多地少”“山多地少”等山地区域的多元性,也决定了山地区域农业现代化的非常规路径,其面临的发展瓶颈与现实难题,亟待“五类资本”协同发力,高质量助推山地农业现代化发展。

提升“制度资本”供给的效率度

制度资本被理解为有利于促进农业交易市场容量最大化和农业经济深化的制度。一是涉农政策设计与安排的科学性与合理性要跟上山地农业现代化的发展要求,机制衔接与联动的指向性与操作性要跟上山地农业现代化的前进步伐,措施配套与保障的具体性与持续性要跟上山地农业现代化的利益方向。二是正确分析当前山区“三农”发展形势,在全面分析梳理现有总体规划和各类专项规划的基础上,着眼山地农业现代化关键领域,加强产业布局与主导产业、主导产业与园区规划之间的衔接,确保重点领域规划目标的实现和规划的连续性、有效性。三是强化行政引导、政策支持、服务保障和差异化发展,发挥好为政府引导与服务的作用与功能,健全各保障要素有效衔接的体制机制,构建“政府部门发动、龙头企业驱动、关联企业带动、产业集群联动、服务组织推动”的山地农业现代化制度联结模式,营造好政策集成、政策吸引、政策咨询、政策运用的“上层环境”。

增强“物质资本”生产的粘合度

物质资本被理解为一定时期内货币投入后转化的农业生产资料,包括用来生产其他支撑农业发展的消费品或资本品等。坚持推动物质投入现代化和生化技术现代化相结合,才能使得山地传统农业逐步向山地现代化农业转变,增强物质资本的生产与再生产能力。一是完善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农业机械装备、科技创新能力、农产品质量安全体系及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等配套体系,加大山地适用农用机械研发力度,试点推进山地“宜机化”土地整治及设施配套工作。二是应用农业生化技术促进良种推广,生产高品质、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的产品,实现高土地产出率、高劳动生产率、高投入产出率的集约经营。三是结合地域性、季节性和周期性,科学研判农业生产资料的有效供给与市场需求关系,改善农业基础条件以提高抗御风险能力,加强农业市场体系和产业化组织的建设,使基础设施配套、生产要素配置、土地整理实施等,更好适应山地农业现代化需求。

涵养“人力资本”支撑的受益度

人力资本被理解为“三农”工作队伍依靠所掌握的技术、经验等在农业经济活动中获得收益的能力。山地农业现代化的顺利推进,最关键的因素仍然是人才,亟需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一懂两爱”人才队伍。一是通过情怀感召、政策吸引、事业凝聚,“在地”与“外引”培育一批愿意扎根乡村、服务农业、带动农民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头人,建立健全有文化、懂科技、善经营、会管理的新型职业农民及农业人才队伍体系,引领现代山地特色高效农业发展。二是将解决“人”的问题纳入政府部门重要议事日程,树立“前期靠政策、中期靠投入、长期靠体制、总体靠人才”的人才战略思想观念,找准村级农业发展滞后的根本原因与人才队伍的关系,破解农村富余劳动力“老、弱、病、残”支撑无力的困境。三是建设高校“教育智库共同体”,服务山地农业现代化,多渠道解决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各关键领域亟需高端科技研发人才、产业专技实用人才、综合管理人才等难题,多渠道解决政策咨询、法务咨询、项目咨询等需求。

适配“金融资本”扶持的投入度

金融资本被理解为扶持“三农”发展的货币、金融工具或金融资产等。要践行“为农服务”的宗旨,量体裁衣持续深化农村金融的机制改革,因地制宜加大县域金融机构的支持力度,推动农村金融机构回归本源,实打实解决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贷款难”“贷款贵”“贷款繁”等难题。一是整合资源,吸引资本,健全投入激励机制,引导各类社会资本投入山地农业现代化的关键环节。二是拓宽渠道,转化资本,探索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建立信用合作运行模式以增强授信能力,引导金融机构通过“三权”抵押、小额信用贷款、担保贷款等途径,推动农村资源转变为发展资本。三是创新思维,运用资本,加大金融信贷服务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倾斜,推进农村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创新,切实降低贷款利率和担保费用,满足多元化主体的金融需求。

强化“社会资本”服务的规范度

社会资本被理解为服务于“三农”及与之相关的社会组织、社会网络、社会规范等无形资本。推动农业社会化服务在小农户和现代化农业有机衔接过程中发挥重要的桥梁作用,激发小农户生产经营积极性与创造性,构建完善现代山地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一是探索创建覆盖产前、产中、产后全环节全过程的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与平台,积极创新服务模式与组织形式,创新“资+服、技+服、物+服、网+服、人+服”模式,增强服务能力,切实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供全程化、精准化、个性化指导服务。二是完善配套农村公共资源配置与基本公共服务的供给,在更大范围内实现服务资源整合、达到供需有效对接,促进支农资源集约、节约、高效、综合、持续利用,切实推动管理服务便捷化、农业信息智能化、物流网络体系化、全程服务社会化。三是努力提升农业社会化服务工作部门、广大服务主体和从业人员的履职能力与工作水平,多层次、多形式充分利用传统式、现代式的宣传平台与传播渠道,分区域、分行业开展形式多样的宣传推介活动,为高质量推动山地农业现代化发展营造良好氛围。

(黄厅厅系广西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铜仁学院经济管理学院讲师;黄庆华系西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