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刊号:ISSN1008-4037    国内刊号:CN50-1004/D

2022年1期
上一篇   

黎永康:“若这片土地几十年未改,我心便有愧”

■ 记者 宋婷婷

跨越沟渠、一览良田、徜徉果园……璧山区大兴镇高桥村党总支书记黎永康热情地带着记者,循着村里的公路,如数家珍般一一介绍情况。

这里每一天每一处的点滴变化,仿佛都令他心情激荡。

“如果几十年过去了,我站的这片土地面貌依旧,那就是我对不起乡亲们,也对不起人大代表的身份。”在担任人大代表41年里,黎永康在小小的高桥村,活出了大写的人生。

整治小河沟 荒地变沃野

山脚菜畦青青,一条笔直的水渠霸气穿过,将数百亩良田一分为二。这里是璧山区大兴镇高桥村,黎永康工作生活了半辈子的地方。

黎永康刚在水渠边站定,一旁的民居里有人走了出来。

“黎书记,你来啦?”是高桥村三组村民吴发琼。她指着面前的水头沟河,对黎永康说:“这水清得很,多亏了你。”

水头沟河是一条小河沟,源头在燃灯山脚,流经高桥村再到正兴镇石院村,高桥村境内长达2公里。

别看如今的水头沟河水渠宽敞、水流通畅,吴发琼曾将它视作“大祸害”。

“那时每到夏季汛期,山上的水裹着煤渣、砂石和竹子流下来,水位上升漫至两边田地,这一片全部变成汪洋大海。”吴发琼至今想起仍心惊,“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马上就要收的庄稼被淹,想救都有心无力。”

因为河沟通水能力有限,几乎年年汛期发涝,让周边的两三百亩田地减产或绝收。后来村里人生活条件好些了,河边地就几乎撂荒了。

“这么多田地荒着,太可惜了。尤其是后来不少市内外的种植大户前来考察,都看上了我们这里交通便利,土地平整。但是一了解到水头沟河年年涨水的情况,大家都打了退堂鼓。”黎永康无奈地说。

黎永康决定,把水头沟河的“病根”治一治。2017年,经其建议推动,高桥村向区里争取到整治水头沟河的项目,花两年时间分两期完成了约两公里的河道整治。

整治后的水头沟用水泥板铺底、水泥块砌坎,河床宽3米,河堤高1.5米,边上还修建了2米宽的生产便道。就这样,水头沟河被彻底治理得服服帖帖,昔日杂草丛生的荒地逐渐恢复翠绿生机。

“河道整治还没完工,种植大户就找上门来了,这几百亩地很快被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承包下来。”黎永康说。

“土地流转出去了,我们不仅能坐收租金,还能常年在地里干活。”吴发琼在一旁笑呵呵地说。

这件建议能以极快的速度落实,黎永康认为和其早年提出的另一件建议有关。

“那是2004年以前,我注意到城区周边修好不久的沼气池还没产生经济效益,就赶上城市发展需要,被征地拆迁了。”黎永康认为,在城镇进程快速发展的同时,也要正视农村基础设施投入的周期长、回报慢的现实。

他提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可向偏远地区倾斜,“如果建在相对偏远的乡村,占不到、拆不到,时间长了总要产生效益。”

此后,他注意到政府在这方面的态度和做法逐渐有了转变,因此到2017年呼吁整治水头沟河堤时,迅速获得回应,“河沟治理投入了1200多万元,能保证两岸土地若干年不遭水淹,效益就体现出来了。”

建议不在多 但要有价值

“老黎,你的建议为什么‘命中率’那么高?”每逢人代会,总有一些代表笑着向黎永康打听,黎永康一贯谦虚应对。但实际上,当代表这么多年,他确实悟出了几个提好建议的“法宝”。

“建议不在多,但要有价值。”黎永康认为这价值体现在:反映普遍性的问题,同时提出有效的对策。

曾有个别农户向他反映,希望能将通组公路再修一段连接到其院坝。“这只是个案,不宜直接提建议。但如果反映的是一种现象,那便可行。”黎永康通过调研发现,这一诉求确实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便形成建议提出。虽然政府受财力限制,目前尚未完全落实,但向好的变化每年都看得见。

治理梅江河建议的落实,是另一生动写照。

“璧山有三大河流,璧南河、璧北河都治理了,梅江河也不能落下。”黎永康曾前往梅江河流经的福禄镇、梅江场、石院场、马坊场、三合镇等地探访,又查看了部分污染源。

“有些养殖户在大棚里养鸭子,鸭粪直接流入梅江河。像这样的部分水域污染严重,群众意见很大。”忧心之余,他认真思考解决方案。

黎永康提出,可根据财力逐步实施治理。一方面,经过场镇的河道修堡坎,建污水厂,将场镇的污水引入治理;另一方面,对沿河一带的其他污染源进行治理。

后来,政府充分采纳,基本上是按其提出的方案实施治理。最直观的表现,每个场镇段都修了堡坎,根据实际情况长短不一。现在每个场镇都维修了污水处理厂,同时也关停了污染源。

“提这个建议我还得罪了不少人。”黎永康深知会触动一些人的利益,但孰轻孰重,他心里跟明镜似的。

果然,治理开始,阻力很大,尤其上游的几个养鸭大户不配合,黎永康几次三番前去协调,过程很是艰辛。

不过通过截污治污,梅江河逐渐恢复秀丽的面貌,黎永康的心情也重新舒畅起来。

“代表不能只管说问题,还要通过深入调研,提出研究对策。”这样的窍门,今年66岁的黎永康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总结出来的。

1980年,25岁的黎永康是梅江乡高桥村团支部书记,同年被选为梅江乡人大代表。

“那时对人大知识知之甚少,经过培训后才有所了解。”彼时,黎永康缺少历练和琢磨,不过心里认定一个宗旨,就是“把党的主张带下来,把群众的意见带上去”。

2001年,黎永康当选璧山县人大代表,自觉责任更重,对建议“含金量”的要求也更高。

2014年,重庆市撤销璧山县,设立璧山区。黎永康的身份也由璧山县人大代表变为璧山区人大代表。

“要紧扣当前政策动向,还要紧扣农村实际产生的一些问题……自连任四届区(县)人大代表以来,提过的建议几乎都得到了及时回应、切实办理,2021年提出的建议还被评为优秀建议。”黎永康的话语里,尽是传达民意、得偿所愿后的欣慰。

聚焦新农村 闯出致富路

2021年,农业农村部官网发布拟认定的第二批全国乡村治理示范村镇名单,高桥村榜上有名。小山村为何能摘得“国字号”名片?黎永康无疑是背后的大功臣。

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一项重大战略,有利于农村振兴、农业发展、农民富裕。扎根农村的黎永康对乡村振兴投注了满腔热血,即使年过花甲,仍是乐此不疲。

把年迈的村民从劳作中解放出来,把闲置的土地利用起来——最初,黎永康就是怀着这样的想法积极引进业主,引导村集体开展土地流转。

目前,高桥村90%左右的土地已流转,大大小小的业主有12个,多的流转了上千亩,少的也有二三十亩,主要是用于发展种养业。

菲油果种植是高桥村的一大特色,放眼望去,满目苍翠,不时飘来清新的果香。

“2018年底至今,我公司已流转该村土地1300余亩,用于建设菲油果基地。”种植基地负责人介绍,果树从一株幼苗长到开花结果需要至少4年时间,达到量产需要6年时间,若非得益于黎永康的帮助协调,很难发展成为如今全国首家菲油果产业化基地。

菲油果、沃柑、花椒、龙虾、牛蛙……黎永康不懈努力,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种植大户和农业企业进驻高桥村。与此同时,他也积极呼吁对全区农业业主项目给予支持,为业主搭建好平台,引导其建功乡村振兴。

“我们从分文无收的‘空壳村’,慢慢变成了实力雄厚的富裕村,全村人均年收入有了显著增长。”黎永康很是自豪地说。

高桥村第一书记杨孝杰对此很是敬佩。他和黎永康相识多年,后来到高桥村工作,二人配合更是默契。他钦佩黎永康既有敢想敢干的劲头,又有脚踏实地的毅力,值得年轻人学习。

这些年来,黎永康多次被评为先进人大代表,而2021年是黎永康作为区人大代表履职的最后一年。

但此后,黎永康将以镇人大代表的身份继续履职、发光发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