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刊号:ISSN1008-4037    国内刊号:CN50-1004/D

2022年1期
上一篇   

伟大城市的英雄儿女

——读《太平门》有感

■ 邹晓东

纵观古今,一座伟大的城市,必有英雄儿女,亦有用心之有缘人记录传颂他们的故事,铭记历史、启迪后人。

重庆,就是一座这样的城市。

最近,徐鹏与张龙龙联合创作、讲述一百多年前那段波澜壮阔重庆革命史的长篇小说——《太平门》,上市不到一个月便售罄。在一个短视频盛行的时代,一本主旋律的纯文学纸质作品取得如此销量和关注,实属罕见。

笔者系多年的教育工作者,没有资格和能力对这部作品进行文学评论,只能试图从教育的角度来解读一二。

《太平门》填补了描写川渝地区1910年至1920年早期革命的文学空白。从这个意义上说,其被媒体和读者誉为“重庆的《觉醒年代》”并不为过。

一般教材或书籍,在这个时空的着笔,往往投向辛亥革命“首义之城”武汉或保路运动中心城市成都。实际上,重庆人民在清末民初“千年变局”之关键时刻,自有其重要贡献和地位,堪比钓鱼城抵御蒙元和抗日战争战时首都这两个重要时期。

出生于1985年的徐鹏曾是高考作文满分得主,对于文字的娴熟应用自不足为奇,其好友张龙龙则是多年历史研究者。

创作《太平门》,可谓是徐鹏与张龙龙二人开启了一个新的视角。

这部由十七章构成的长篇小说,可贵的并不是其叙事之流畅、结构之精巧,而是文字里面饱含的情怀、热血和真诚。书中塑造的徐春风、辛佑国、华少昌、华咸声等人物,虽是虚构,但熟悉中国近代史的读者,从中不难看到英雄人物的身影。

在史实框架下,《太平门》真情真挚创作,书中有血有肉的人物以及通达人心的好故事,才是其被众多青年读者看重的原因,也激发出大家的家国情怀。

近代重庆走出过晏阳初、陶行知等世界知名的教育家,他们的成长足迹,一般是出国学习深造、回国造福桑梓。

今天,在东西方文明碰撞与交融、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格局中,中国教育能否走出去以发挥更大的影响?《太平门》启发了新的思考。

据悉,《太平门》是徐鹏计划创作的“重庆近代三部曲”的第一部。

第二部《魁星楼》的历史背景是1921年至1936年,第三部《歌乐山》则是1937年至1949年。

用徐鹏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话说:“这三部作品相辅相成,会把从清末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重庆历史、文化、革命史串联起来,通过各个阶层的命运变迁,反映那段大时代的波澜壮阔,让重庆的革命精神通过文字的力量传承下去。”

徐鹏的笔名叫易水寒,他朋友圈的签名便是“笔中易水寒,笔下尽峰峦,极目山河远,此心天地宽”。

三部曲的首部即取得如此成功,剩下两部就更加令人期待。

在如今这个流量充斥的环境下,中国青年已经走向历史舞台,《少年中国说》仍值得被唱响。

期待他们奉献更多充满正能量的佳作。

(作者系秉仁书院院长、中国STEM教育协作联盟主席)